极速11选5

    <ins id="qnaev"><video id="qnaev"></video></ins>

      1. 閱讀數: 1717 | 回復數: 10

        V10 發表于: 2020-04-29 15:32

         第001章 姨娘

         大慶十六年。

         進了臘月,天空便時常飄雪,卻也不大,只是細細無聲的能下一整日。

         京城的青石街道一連半月都不見干燥,且常有京外人進京留下的泥濘,使人看了就心中難受,不想出門。

         不過,當今皇后的娘家,承恩侯府里卻一派喜慶熱鬧,因為明日就可以除服了,承恩侯夫人去世已經馬上滿了二十七個月。

         “妾身想著再有五日是萬壽節,接著是臘月二十三,之后就是過年,便是想出個門也沒時間了,大姑娘明日去清涼寺祭了夫人,回來除服正是最好。”

         說話的是承恩侯的妾室方姨娘,她三十來歲的年紀,一頭黑黝黝的青絲梳成了一個牡丹發髻,穿了一件緋紅的銀線絞珠軟綢長衣,聲音輕柔,目光柔和,隱隱有一府主母的架勢。

         阿臻在一旁見了方姨娘這番作態,微微提了提唇角,露出一個淺的幾乎看不出來的笑。

         主母不是那么好做的,從前的方姨娘可是最喜歡——在承恩侯面前露出她柳枝兒一般的纖細腰肢的。

         自從三年前母親過世,這方姨娘不知得了哪位高人指點,竟然漸漸改了打扮,一日一日的莊重了起來,倒也在府里府外的博了個賢惠名聲。

         只是這賢惠么,卻不是真賢惠,背地里不知道挖過多少坑給她,逼得她不得不成為一個跳遠高手。

         比如這次清涼寺之行,若不是她前世夜里突然發燒,當日由自己的奶母代為跑了這一趟,換成她,就會變成一次被一些賊匪調戲受辱的旅程。

         母親的祭日,她卻污了自己名節,怕不是一死了之能洗白了的。

         前世她得知真相的時候,方姨娘母女已經落魄不堪,變得連路旁的狗屎都不如,她也沒有興趣再去踩上一腳,可今世么,若是她們依舊如此打算,那她可要好好的討一討這債了。

         承恩侯寧勤字素儉,面容清寡,神色威重,眼神略帶了一點陰鷙,是阿臻的親生父親。

         不過父親又如何呢,自私是人的天性。在她前世最為難堪痛苦的時候,他照舊像揮蒼蠅蚊子一般草草了事的將她嫁了。

         若要說幸運,那大概就是她不曾對這份父愛有所期待,所以也不曾有過太大的痛苦。

         方姨娘說完先前那番話,便一臉期待的看著承恩侯。

         屋子里不說伺候的人,光主子就有七八個,可這會兒卻安靜非常,沉悶的叫人心頭跟著沉重,承恩侯在子女妾室面前的威儀可見一斑。

         阿臻卻不怎么懼怕,沒有期待,便沒有畏懼,沒有畏懼,便無所謂傷害。因此,她的眼光平和,整個人穩如磐石。

         足足過了半柱香的時間,承恩侯才撩起眼皮淡淡開口,卻是對阿臻說道,“你母親去世已經三年,明日你也可除孝了,萬壽節便隨了東府太夫人一起進宮吧。”又對方姨娘道,“去清涼寺祭拜的事要安排好了。”

         阿臻在承恩侯開口說第一個字的時候便靜靜的起身,等他說完話,垂著眼簾答了一個“是。”

         方姨娘也盈盈福身稱“是”。

         承恩侯便道,“都散了吧。”

         他一說這話,屋中在座的人暗中都松一口氣,阿臻的幾個庶妹并方姨娘的幾個同僚,紛紛對了承恩侯行禮告退。

         出了正堂的門,丫頭保荷忙上前先把手爐塞給阿臻,然后又從旁邊的小丫頭手里拿過白裘狐皮披風踮起腳幫她披上,這才扶了她往繪春居走。

         保荷這丫頭是阿臻母親留給她的,比她還小一歲,忠心耿耿,但同時也極為天真,伺候著她走了幾步,就小聲在她耳邊嘀咕,“您沒看見,剛才三姑娘一出門就長呼一口氣。”

         三姑娘的生母邢姨娘不如方姨娘得寵,三姑娘也才八歲,膽子小一些是尋常。

         阿臻不理會保荷的絮叨,只是暗自決定以后出門的時候,再不帶這個愛八卦的啰嗦丫頭了,不知道的事聽一聽也就罷了,這些沒營養的雞零狗碎,要是有人天天在耳邊說來說去,是會叫人瘋掉的。

         到了繪春居的門口,守門的婆子過來給阿臻行禮,保荷才算是意猶未盡的閉上嘴。
         
         為母守孝三年,繪春居里頭并沒有什么顏色艷麗的裝飾,又加上時值冬日,無味的近乎寡淡。

         因為明日就可以除孝,所以今日阿臻的奶母王媽媽便去翻找從前的一些擺設,也好把繪春居布置的符合當朝閨閣標準。

        一聲“大姑娘回來了!”驚動了院子里頭的人,王媽媽迅速帶著人從屋里出來迎 接。

         王媽媽四十多歲,白白胖胖,未進府之前生養了四五個孩子且都養活了,這在大慶朝都不多見,所以阿臻母親徐常玨才請了她來養阿臻。

         事實證明,徐常玨的眼光極好,王媽媽不僅勤快,且擁有身為母性的智慧,阿臻數次差點遭方姨娘毒手,都是她幫助才安然逃脫。

         看見王媽媽,阿臻臉上的笑雖然依舊十分淺淡,卻帶了一點溫暖。

         被眾人簇擁著進了門,屋子里頭暖意迎面撲來,阿臻散了披風,擱下手爐,坐在臨窗的小暖炕上。

         王媽媽看著她熱熱的喝了一杯牛乳,只覺得自己養的這個姑娘那叫一個好,天底下沒有一個閨閣女兒能比得過。

         阿臻都喝完牛乳了,王媽媽還沒去忙別的事,她便知道王媽媽這是有話說,笑著開口,“媽媽,您要跟我說什么事?”

         “姑娘您可真聰明!”王媽媽喜滋滋的開口。

         對于這種一天照三頓來的夸獎,阿臻早已練就了厚臉皮,當下頷首笑納了這句。

         王媽媽這才扭身從雕花的珍寶閣上取了一封信下來,“是表舅老爺的小廝送到保財這小子手上的。”

         保財是王媽媽的小兒子,也是阿臻的小廝,年紀比阿臻略大,平常就留在府外,偶爾替阿臻跑跑腿,買點新鮮果子之類,也替繪春居的丫頭們買些胭脂水粉。

         聽到有信來,阿臻臉上的笑容一下子變大數倍,她這一笑,如同曇花綻放,清麗無雙又隱約有光,屋里的幾個丫頭并王媽媽不由的也跟著笑容燦爛了起來。

         王媽媽說的“表舅老爺”李霽是阿臻母親的外祖家的一個表舅,年紀輕輕已經坐到了河道總督的位子上。

         王媽媽見她拆信封,便帶著丫頭們出了內室,又拾掇擺件裝飾去了。

         阿臻迫不及待的打開信,李霽在信中開頭卻是責備,說她“人是表舅的人,船是表舅的人雇的船,錢還是表舅拿了這么多年私房墊上的,戶部從甘州往京城運柑橘的消息還是我告訴你的,你不過是動動腦子動動口的出了個主意,這一來一往的就賺了五萬兩……”

         說什么也要“這利潤至少分我五成,否則我以后自己尋了機會單干,其實這次我就跟單干沒啥區別了。”

         阿臻看了噗嗤一笑,表舅總是斥責她鉆錢眼里頭,可是他也一個勁的往里頭鉆呢。

         河道總督不能私自做買賣,但是他消息靈通。

         阿臻看了地理志,知道甘州一年四季如春,便是冬日也有不少水果可品嘗,可惜當地人果腹的糧食卻極少,這次因為萬壽節,戶部才決定準備了大船去采辦柑橘。

         有戶部的船在前,她這才想到這個狐假虎威借雞生蛋的法子,便是也雇了大船,在京城周邊區縣采買糧食,尾隨著戶部的船只一路往南,運到甘州賣了糧食,然后再采買一些不宜在途中就壞掉的水果運到離京城不算太遠的定州發賣,冬日里頭水果多么罕見,又為了要過年,不管富裕不富裕的,總要買些供奉祖宗吧!

         可惜阿臻手邊的人手實在有限,她不得出門,也不便見外男,只好借李霽的手行這倒爺的勾當。

         在阿臻看來,不管前世今生,李霽都人如其名,是個光風霽月的偉岸男子。

         想到這里,不由又噗嗤一笑,側身從窗臺上取了了筆墨紙硯,略一沉吟便回了信。

        “表舅,見字如晤……”
         
         寫完又是一笑,可以想見李霽看信的時候,見她夸他是光風霽月的偉男子,該噴茶了。

         事實上,李霽矮矮的胖胖的,臉雖然不丑還帶了福相,可實在不符合當下的審美,否則以李家曾外祖前內閣大學士的身份,怎么也能給孫子撈個四五品的京官干干。

         這個看臉的社會喲!

         不過,李霽也確實挺懷疑自己這位表侄女的審美的。

         阿臻母親在世時就十分得外祖父李相歡心,連帶阿臻也在眾親戚中十分吃的開,可阿臻就是喜歡跟著李霽玩,像牛皮糖一樣掀都掀不掉。

        信封里頭除了信紙,還有五張薄薄的銀票,都是京中富源通兌出具的,大大小小形狀各異的章共有十七個,這也代表了富源通兌的信譽。

         阿臻見自己寫的回信已經干了,便伸手取了三張銀票,塞到一個新信封里頭,頑皮勁兒上來,又取了毛筆在信紙末尾添了一句,“隨信附上三萬兩,表舅記得倒找我五千。”

         待這一句也干了,便裝進信封,封好揚聲喊“保琪”。
         
         須臾進來一個穿了墨綠色比甲的少女,對了阿臻行禮,“姑娘喊我?”

         “嗯,今兒小廝里頭誰在二門上當差?”她有四個小廝,保財最為可靠,守在外頭,其余的三個輪流等在二門上聽她的吩咐,當然這些小廝年紀都比較小,是能夠進出內院的,不過得有丫頭領著。

         “是保廣。”保琪想也沒想就答到,保廣是她的親弟弟,他的舉動,她這個做姐姐的自然最清楚。

         阿臻頷首,“你打發人把他叫進來,我有事吩咐。”

         保琪心中一喜,連忙應了出去找人去叫保廣不提。

         不知道是不是男孩子格外聰明的緣故,阿臻的幾個小廝都十分機靈,保廣穿了一身干凈的天青色布衣袍,臉上也沒有一般下人那種唯唯諾諾。

         他恭敬的跪下行禮,“請姑娘安。”

         “嗯,起來吧,保琪搬把凳子給他坐。”

         保廣連忙道,“姐姐,我自己搬。”被保琪輕輕瞪了一眼,才乖乖垂手立在一旁。

         本書鏈接:https://www.9yread.com/book/10000843/2(鏈接可以直接點哦)更多福利及優惠信息歡迎關注九閱官方微信:九閱小說(jiuyuexiaoshuo),回復“福利”領書券免費看書喲~
        • 人贊過
        查看更多
        評分記錄

        V7 發表于: 2020-04-29 15:39

        這個未婚夫可以的,夠厲害
        V7 發表于: 2020-04-29 15:40

        心疼女主
        V10 發表于: 2020-04-29 15:40

        文風很好耶
        V10 發表于: 2020-04-29 15:40

        唉,盲猜這未婚夫是炮灰
        V10 發表于: 2020-04-29 15:41

        被拒絕真的太尷尬了
        V10 發表于: 2020-04-29 15:41

        V10 發表于: 2020-04-29 15:42

        好看,支持作者大大
        V11 發表于: 2020-04-29 15:42

        比較有耐心看古言
        V11 發表于: 2020-04-29 15:42

        很不錯啊寫得
        V10 發表于: 2020-04-29 15:42

        真實的未婚夫哈哈哈

        快速回帖 使用(可批量傳圖、插入視頻等)

        表情
        寫好了,發布  Ctrl + Enter 快速發布
        麦盖提| 头道湖| 沽源| 唐山| 舒兰| 庄河| 博白| 海洋岛| 冕宁| 和平| 东丽| 进贤| 英山| 和林格尔| 临泽| 柳江| 鄂托克前旗| 南阳| 金沙| 旺苍| 普洱| 长垣| 中泉子| 肃北| 西林| 皋兰| 科尔沁右翼中旗| 峡江| 广德| 五指山| 吕梁| 叙永| 狮泉河| 大安| 天河| 乌兰乌苏| 盖州| 尼勒克| 吴忠| 德钦| 鹤岗| 花垣| 施秉| 茂县| 赫山区| 铁力| 德令哈| 常宁| 全南| 确山| 平遥| 环县| 漯河| 大勐龙| 安庆| 达州| 板栏| 龙口| 吐鲁番| 临城| 方正| 陈家镇| 武安| 汤河口| 吐尔尕特| 长清| 乌鲁木齐牧试站| 荣成| 垫江| 台北市| 那坡| 兴义| 六盘山| 衡水| 防城港| 孟村| 辽中| 淮阴县| 金阳| 眉山| 府谷| 淮阴县| 溧水| 长兴| 随州| 靖远| 东营| 锦屏| 凤阳| 霞云岭| 方城| 木兰| 绥滨| 唐海| 福山| 盱眙| 诺木洪| 漳县| 乾县| 永胜| 梅州| 凯里| 尚志| 镇原| 阿巴嘎旗| 乾安| 莫索湾| 岱山| 余干| 永康| 宽甸| 葫芦岛| 台中| 射洪| 石首| 淄博| 大兴| 穆棱| 永兴| 左权| 临洮| 樟树| 加格达奇| 武陟| 盘县| 会理| 丰润| 昌平| 信宜| 兴文| 六合| 澳门| 平谷| 横峰| 北碚| 繁昌| 吉林| 阜康| 白河| 封丘| 和县| 索县| 麻城| 贺兰| 延津| 株洲县| 大武| 甘德| 邕宁| 韦州| 宝丰| 进贤| 松潘| 巢湖| 当涂| 永丰| 海兴| 岗子| 井冈山| 太仆寺旗| 海力素| 莎车| 罗江| 四子王旗| 丽江| 霍州| 无锡| 长顺| 新干| 恩施| 大武口| 新竹市| 奉化| 乌鲁木齐牧试站| 久治| 富川| 淮北| 高平| 鹤壁| 金秀| 綦江| 兴平| 黄南| 南阳| 兴海| 黄南| 伊春| 澄迈| 明溪| 恭城| 新宁| 朱日和| 牟平| 中宁| 仙桃| 乐东| 兴安| 万州天城| 博山| 灵石| 引水船| 肥东| 固阳| 湄潭| 玛纳斯| 南岳| 龙陵| 金乡| 鄢陵| 曲靖| 津南| 凌海| 海林| 南宁| 红河| 华安| 吕泗渔场| 乌苏| 讷河| 新郑| 纳溪| 兴安| 日照| 阜康| 萍乡| 巴东| 林州| 寿光| 大丰| 额尔古纳| 天山大西沟| 吉木乃| 麻黄山| 哈尔滨| 高雄| 峨眉山| 淮阴| 乐业| 蕲春| 金川| 沙塘| 新竹市| 温州| 东乡| 平遥| 马坡岭| 朔州| 闵行| 黄冈| 北辰| 大田| 儋州| 费县| 大丰| 神池| 太谷| 临潼| 乌拉盖| 黔西| 东港| 古蔺| 安丘| 川沙| 孟州| 乌审旗| 乌拉特后旗| 邗江| 康定| 建水| 天镇| 鹰潭| 镇巴| 武邑| 宁蒗| 故城| 会昌| 永济| 龙山| 阳信| 长汀| 深泽| 青龙| 应城| 斋堂| 河津| 巴林右旗| 尤溪| 杂多| 金沙| 嵊山| 宁安| 东莞| 陵县| 南华| 阿荣旗| 宁洱| 文安| 宁化| 乐昌| 从化| 阿城| 鹤山| 鄞县| 鸡泽| 孟村| 双鸭山| 防城港| 鄱阳| 环江| 大通| 四会| 大勐龙| 合阳| 齐河| 曲阜| 太原北郊| 兖州| 广汉| 扬中| 康县| 延边| 波密| 冷水江| 富蕴| 射洪| 应县| 衡阳| 兰屿| 周至| 广宗| 彭州| 克拉玛依| 淮阴| 耀县| 珊瑚岛| 吉兰太| 江孜| 德兴| 石拐| 同德| 东山| 莫力达瓦旗| 潮连岛| 遮浪| 防城| 炉霍| 宜宾县| 开平| 郏县| 扎赉特旗| 章丘| 布拖| 利辛| 东丰| 垣曲| 甘孜| 乌拉特后旗| 云县| 会泽| 永福| 赤水| 晋江| 麦盖提| 阳城| 宜宾县| 新洲| 祥云| 孪井滩| 饶平| 肇源| 蒲县| 通山| 三水| 福鼎| 广宁| 双流| 马鞍山| 茶陵| 拉孜| 青川| 巴楚| 大安| 山阴| 高邮| 眉山| 大连| 宁波| 政和| 若尔盖| 绥中| 宝鸡县| 绩溪| 狮泉河| 永靖| 怒江| 东山| 麟游| 乐至| 溧水| 陈家镇